当时方位:主 页 > 友谊凯发国际 >

老兵情怀

时刻:2015-06-18 作者:不知道2 点击:

  1979年9月,入伍不到一年的他跟从部队来到新疆天山深处,参加到了构筑天山独库公路的大会战中。那一年,他20岁。

  1980年4月8日,一个他永生难忘的日子。那天,正在深山里严峻劳动的他们被暴风雪围困,暴风很快就把他们与外界联络的电话线给扯断了。他们一行几个人受命到山上去给部队送信。那天,与他一同同行的还有别的三名兵士,带队的是他们刚成为预备党员七天的班长郑林书。

  为能顺畅完成任务,他们轻装上阵,只带了一支防范野狼的枪和30发子弹,还有二十多个馒头。他们原本想以最快的速度最少的时刻抵达山上的修路工地,谁料天有不测风云,才动身不久,原本就恶劣的气候变得愈加无常。暴虐的暴风裹着大团的雪花从高处爬升下来,气温突然下降,最低气温居然到达零下三十多度。在海拔3000米的高山上,他们踩着脚下厚厚的雪,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缓慢前行。那样的恶劣气候,再加上上山时带的物资缺乏,咱们的膂力耗费得很快,没多久,就个个精疲力竭了。

  4月12日下午6时,他们已在风雪中困难行进了四天,修路部队的工地,却连影子也没看到。酷寒,疲乏,饥饿,好像三个张着血盆大口的恶魔一齐耀武扬威朝他们扑来。有人撑不住,要倒下,又被身边的战友强行拉起来。他们都很清楚,这时候倒下去,就再也起不来了。带来的物资,只剩下班长郑林书包里的最终一个馒头了。推来让去,那个馒头,却是谁也不愿吃,谁都知道那个馒头的重量——吃了它,或许就有了生还的期望。

  “我和罗强是共产党员,陈卫星是老兵,你是新兵,年纪最小,馒头你吃!这是指令,你有必要无条件遵守!”争辩到最终,班长郑林书发了火。那个严寒的馒头,最终就到了他的手里。他就着雪花与泪水,一口一口将那个馒头咽了下去……

  班长郑林书没能撑过那天晚上。临终前,班长拉着他的手说:“我身后,就把我葬在邻近的山上,让我永久看护着部队和战友……”班长倒下了,副班长罗强持续带队前行。不久,副班长也倒下了,只剩下他与别的一名兵士在风雪中踉跄前行……那天夜里,他们两个人被严峻冻伤,也倒了下去,所幸被邻近的哈萨克牧民发现救起。之后,他在医院度过了四年绵长的韶光。那场风雪,给他的身心都留下了永久的伤口。它夺走了他的健康,也夺走了他最亲爱的战友。

  1984年,他作为一名二等甲级残疾武士复员回到老家,当地政府给他组织了不错的作业,家中爸爸妈妈也料理着为他娶妻生子。他的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可他的心思也一天天重了起来。他想起了倒在天山深处的战友,想起老班长郑林书临终前的吩咐,他太想回去看看自己的老战友了。当他把自己重回天山为老战友守墓的主意告知家人时,遭到了家人的共同对立。家人都以为他疯了——放着这么好的小日子不过,要跑到那么艰苦离家那么远的当地去遭受痛苦。可当家人听他含泪讲了那些存亡风雪夜的经历时,所有的人都缄默沉静了。妻子默默地拾掇行装,她说她会陪他一同去,跟他一同陪着他那些长逝地下的战友,终身一世。

  就在离班长墓地最近的山坡上,他们盖了三间房,又陆陆续续在周围开出了二十多亩荒地,种上各种庄稼,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劳动的空隙,他会到老班长的坟前,拔一下坟茔上的草,默默地坐在墓前抽一支烟,同老班长说一瞬间话。时刻一晃,他的满头青丝就被染成了青丝。二十多年的岁月,终身最好的岁月,他都交给了那片缄默沉静的土地。可他不悔,不孤寂,由于在不远处的山坡上,老班长在陪着他,他也在陪着老班长。

  2007年,通过多方尽力,他将班长郑林书和副班长罗强的遗骨,从新源县移到新扩建的尼勒克县乔尔玛修路解放军指战员烈士陵园安葬,还担任了那里的管理员。他激动地说:“从此以后,我不只能够和班长在一同,还可毕生守护着为构筑天山独库公路而献身的战友们了!”


本月热门
随机引荐